本報記者 葉薇
  汽車上的廢舊發動機如何處理?相信這問題有不少人好奇。
  記者近日採訪得知:以前,汽車廢舊發動機都被當作廢金屬化成鐵水,簡單而粗暴;現在不同了,高科技可讓它們再現活力重新“上崗”,讓汽車再跑上數萬公里。兩天前,全球最大再製造企業卡特彼勒公司亞太區再製造總經理李徵宇來滬參加國際再製造高峰論壇時表示,落戶臨港、選擇上海作為亞洲營運中心,是卡特彼勒最明智的選擇。
  可誰能想到,幾年前這一企業差點胎死腹中——這家美國公司入駐上海臨港產業區後差點停產,當時公司高管走訪11個相關部門,得到的回答一致:政策空白點,沒法監管。彼時,中國對再製造幾乎一無所知。
  如今,卡特彼勒所代表的先進再製造循環經濟產業,正在成為上海戰略性新興產業的重要組成部分。這家跨國企業的成長故事,為申城不斷地改革創新寫下了生動的註腳。
  看準方向敢於擔當
  “不少人覺得再製造就是翻修,是一個噱頭。事實上,再製造要經過多項複雜工藝,賦予舊件全新生命,使再生品質量達到甚至超過新品標準。而與新品相比,再生品可節省成本50%、節能60%、節材70%、減少排放80%。”據李徵宇介紹,在卡特彼勒,回收部件經入廠檢驗被拆解後,再經過多輪清洗、檢驗送至修複區,按同類新件修複,最後檢驗合格的部件,才能擁有新的身份證,被用於重新組裝。
  因為舊件都從國外進口,海關表示疑慮:這不是洋垃圾嗎?允許進口的產品目錄里找不到,關稅怎麼界定?環保部門擔心:舊件會不會污染環境?檢驗檢疫部門犯難:怎麼分類、如何監管?管理部門政策不明、疑慮重重,令這家新來的跨國公司一籌莫展。
  就這樣任由公司停產、撤出上海嗎?難題擺在了臨港產業區和諸多管理部門面前。
  “美國擁有專業化再製造公司近10萬家,占全球的70%;德國汽車維修零部件90%都是再製造產品,發達國家都把再製造看作發展綠色工業的有力抓手。我們堅信循環經濟產業是上海未來發展製造業的一大方向。”臨港經濟發展(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袁國華敢於擔當。
  培育產業耐得寂寞
  從卡特彼勒開始,臨港積極培育再製造產業,提出了園區化發展的新思路。“成立園區有助於產業集群,是對國家政策的先行先試,能有效解決法規不完善與監管難題。”
  袁國華介紹,今年初,臨港成立再製造產業發展有限公司,建全國入境再利用產業檢驗檢疫示範區、進口非汽車壓件集中拆解利用示範園區等,吸引全國優秀的再製造企業入駐。政府部門積極突破,浦東檢驗檢疫部門採用全新監管手段,對存在風險的舊件入庫管理、廢棄物和污水處理實施全方位閉環管理;對舊件回收、清洗、複檢、修複、裝配等工藝流程做分類化考核;併在備案管理、到貨後檢驗和出口核銷等環節出台了相應規範。
  市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副總工程師原清海說,我國已進入機械裝備和汽車報廢高峰期,上海對再製造產業的培育需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雲開見日出。他介紹,一名交大博士畢業後研究報廢車這個無人問津的科研領域,十年拓荒,獲得政府全力支持。有關部門近三年批准了40多家汽車零部件再製造試點企業,這名博士的團隊為其中大多數提供發動機再製造的技術支持。
  【採訪札記】
  “再製造產品總歸沒新的好,畢竟用的是舊零件,便宜沒好貨。”許多消費者會這麼想。再製造產業不但面臨客戶接受度問題,還有一些政策和制度障礙,比如多頭管理、廢舊原料回收與再製造產品稅收政策不明確,未建立再製造產品質量標準,銷售與出口受限等。
  卡特彼勒再製造公司的廢舊零部件採購清洗、再製造產品銷售都在國外,只有加工環節在臨港,“兩頭在外”的模式限制了上海再製造業務的發展。
  上海自貿試驗區總體方案中提出:“試點開展境內外高技術、高附加值的維修業務。”臨港再製造產業發展有限公司目前正積極與相關部門探索行業增值稅銷項稅和進項稅抵扣、再製造廢舊零部件狀態監管等問題。
  將來,臨港再製造產業能否從“兩頭在外”到“一頭在外,一頭在內”再到“兩頭在內”,最終實現內外相通,推動國內再製造產業發展?在國際再製造高峰論壇上,許多有意落戶臨港的再製造企業負責人都期待,再製造產業面臨的問題,能在自貿試驗區建設中,逐一破題。  (原標題:“再生心”汽車還能跑數萬公里)
創作者介紹

1305

fo25fodnf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